六合平台散去难以追寻
六合平台散去难以追寻
加入时间:2017-03-28 17:51 点击数:
海的故事
 
 
像是海浪拍打着岸边
 
树枝在风中摆动
 
正是因为不需要向谁倾诉
 
才会有不尽的语言
 
         ——海的故事、写在前面
 
 
 
从心灵深处看,我想大家都渴望着自然
 
来释放灵魂里的某种束缚
 
也许什么都不是
 
阳光叩响房门,树叶在风中翻卷
 
浪漫的海,起着波涛冲着沙滩
 
这就是我
 
可是赤脚 可以穿鞋
 
可以在夹缝里寻找似有似无的诗意
 
可以让自己信服
 
所谓旅行的意义
 
 
 
这样算什么呢
 
日出于海面,朝霞让我恍惚
 
空荡的街衢 望不见自由在哪里
 
路灯下斑驳的树影
 
各色叫卖的声音
 
如此拥挤 如此拥挤
 
可是岸总是不言不语 却能让海止息
 
我没有心思写诗 我也不会作画
 
我歌颂不了美妙的清晨
 
我找不到在这里存在的证据
 
 
 
风儿带着我远航
 
像是与阳光起舞 在海面上
 
梦幻般的色彩 光转琉璃
 
生命于人是公平无疑 不该抱怨
 
打开窗户 点起的台灯并不会摇晃
 
树枝打着墙壁 
 
无力的呐喊着什么
 
光已褪下 我寻不见来头
 
万泉河入海口
 
与我又有何干系
 
 
 
轻轨上的风景 变得太快
 
劳作的日子 时间仿佛静止一般
 
我看着身边的人 来自四方的游子
 
行李繁重 神情疲惫
 
我们为什么离开
 
又能带走什么
 
 
 
想早早上床睡觉
 
一晃眼却十二点有余
 
屋子里温柔的灯光
 
懒散的洒下
 
唱着奇怪但令人神往的歌谣
 
我想 
 
也许我也需要分享 需要陪伴
 
 
 
我想太多的时候
 
束缚我的并不是外面的什么
 
而是我自己并不勇敢甚至懦弱的心
 
奔跑的少年
 
从不惧风雨
 
痛苦中的美
 
苦难中真正的平静
 
厚重的安息在夜的怀抱里
 
我渴望光来终结
 
 
 
看不看日出又何妨
 
在死亡之前
 
太阳还是会无数次的起落
 
 
 
醒来的时候,想找个人说
 
说我爱他
 
太过完美的黎明
 
看不见蹉跎的时光
 
像是礁石安静的站立在海的梦里一样
 
我想起了你
 
 
 
忙碌的世界 填充着各样的虚无
 
清冽的月光 睡在梦与梦之间
 
我感觉到了孤独
 
因为我随身的书 沾上了海的记忆
 
我慢慢的摩挲 在天地的中央
 
苦涩的感觉 像极了永远的失去
 
 
 
我想感受万物生长的奥秘
 
生生不息啊 生生不息
 
阳光雨露与空气
 
如此的合乎时宜 成于天意
 
就像我在水池里窒息
 
听到他们欢乐的嬉戏
 
莫名幸福的想 沉于池底又有何惧
 
在伸手不得的天际
 
你我都在死亡中沉积
 
 
 
海风重重的熏腌了我的心
 
所以泪才是咸的
 
 
 
追赶着海浪
 
像是未谙世事的孩子
 
等着日光之上风里的喝彩
 
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我能找到那个地方
 
一个可以存放我疲惫的灵
 
安置我将朽的魂
 
也许就在阳光对绿叶的低声呓语里
 
也许就在海浪对岸的喋喋不休中
 
遥不可及却伸手可取
 
 
 
我只是走着走着
 
像是兵荒马乱的年代里 迫于生计的逃离
 
没有目的地
 
柔弱的沙地 
 
太轻易的踩出足迹
 
而我坐在风里
 
广袤的大海与天地
 
没有地方我可以栖息
 
 
 
那片沙滩
 
需要坐船才可以过去 五十三块
 
学生证也没有什么便宜
 
从这里看啊
 
并没有什么不同
 
一样的浪 一样的沙
 
一样的阳光 一样的风
 
就像我们都要劳累做工
 
都需要吃穿的供应
 
是谁分出的三六九等
 
 
 
一个人去旅行
 
更像是对未知的行乞
 
海浪伸出的怀抱 似乎我是大海的宝贝
 
而望不见尽头 总是让人莫名的恐惧
 
匆匆忙忙 来来去去
 
站立海岸的树 听腻涛声的月光啊
 
求求你们谁告诉我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穿着虚情假意的外衣
 
 
 
我想回去了
 
世事的美好 就在他的未知上
 
这是一种无伤大雅的讽刺
 
可我记得我来过
 
起起浮浮 分分合合
 
如潮水般又涨又落
 
大海依然开阔
 
心里的弦歌 并不需要谁去和
 
至少花草树木、日月星辰会记得
 
 
 
我开始想念冬天了
 
在四季皆暑的海南
 
冬显得格外的珍贵
 
一年过去 一年又来
 
莺飞草长 烟散雾敛
 
一切的美好让我思念着雪
 
在那零下的爱情中
 
心的跳动似乎都显得多余
 
满目的绿 满心的蓝
 
像是枯萎的莲花
 
在泪和成的淤泥里破败厚实的升华
 
过往的一切 如云彩散去 难以追寻
 
在东宫下车 重回喧嚷的人间
 
过往的一切 如云彩散去 难以追寻
 
是海边沙砾折射的温和的光
 
迷茫着的神秘
 
汽车歇斯底里的嘶鸣 
 
仿佛梦一场 我活在哪里?
 
安安静静的坐在这里
 
看着人们的脸 不敢去琢磨
 
我依然在琼海 远离涛声与海风
 
舒缓的音乐 撬动着我的嘴唇
 
饥饿与悲伤快乐一样 来的都是那么的真实
 
难以抗拒
 
 
 
那连着天地 我眼中无尽的大海
 
以及这没有任何灵气酸酸拙口的诗句
 
谁在醒着 谁还活着